【转载】董事长杨丽萍:艺术商业化

标签:CIO职场技术企业家商业艺术

访客:24658  发表于:2012-09-19 18:36:05

地里能长出舞蹈,也能长出黄金,这大概是杨丽萍最朴实的想法,也是深创投投资她的原因

本组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文 | 赵芃    编辑 | 萧三匝 来源:《中国企业家》

前一天深夜,杨丽萍在艺术家罗旭的土筑巢和云南省政府的人吃饭。这天午饭刚过,她已要从昆明飞到广州去准备《孔雀》的第二站巡演。这部舞剧是她多年的夙愿,她用这种方式传达着自己对生命、爱情、美丑的体验和反思。

她极瘦,长发过腰,穿土布无袖上衣、阔腿长裤,戴草帽、大围巾,着厚底绣花布鞋,挎民族风流苏皮挎包。虽然大墨镜遮住了她三分之一的脸,但还是有人认出她,不时有人来请她签名。

她已经极度忙碌了好几个月。为准备这部舞剧,工作到夜里两三点是常有的事。一次杨丽萍和叶锦添做完舞美合成已经凌晨三点,“还有没有精力,我们再看看服装?”年过知天命之年的舞者,精力旺盛得让人难以想象。

最近,来自深圳市创新投资集团总裁李万寿的一则消息将这个中国最知名的舞蹈家再一次推向了聚光灯下:深创投将很快成为杨丽萍公司的股东,它还计划用三到五年时间把云南杨丽萍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做上市。

但作为公司董事长的杨丽萍并不喜欢人们把她当企业家看,“我是做艺术的,不是商人。董事长我是挂名嘛,有人在做,很专业的。我不管理,我只管作品。”她说话一贯用词简洁,这大概因为她总是太忙。

在《孔雀》的宣传册中杨丽萍简介部分,只字未提她在西双版纳歌舞团和中央民族歌舞团的那20多年经历。那一段经历并不让她骄傲。作为一个舞者,真正让她感到自由自在的日子是从她离开中央院团回到云南开始的。也是从那以后,她的艺术与商业实现了嫁接。

2001年,云南旅游舞蹈团负责人王红云和朋友找到杨丽萍,请她编一台旅游题材的歌舞剧。15个月的时间,杨丽萍带着创作团队深入大大小小的少数民族山寨采风,几乎走遍了整个云南。2002年底,王红云看着杨丽萍带着上百名采风带回来的演员编排的舞蹈,却被吓住了,这不是她想要的能流行于旅游点,可以邀请观众上台参与的风土表演,她决定撤资。

不止一次杨丽萍与合作人不和。公司后来的合伙人靳林也因为杨坚持纯艺术,与其分道扬镳。

为了做自己心目中的舞蹈,杨丽萍卖掉了自己在大理的房子,开始常常出现在商业广告里。很多人认为她能坚持,肯牺牲。她对《孔雀》视觉总监王涵讲起那时候说:“不让我跳,我真的是太难受。不让我跳是不行的。”

《云南映象》是一部标志性的作品。创作过程中,当音乐人三宝听演员们唱起海菜腔,当即就决定免费为《映象》作曲,并介绍来后来投资了60万元的派格影视公司的老总孙建军。加上云南省委宣传部的拨款,《映象》终于在2003年3月8日首演。但演出当天,非典禁令下达,观众少得可怜,演完第一场,团队只能先散伙,杨丽萍当众大哭。因为山寨里通讯不发达,很多人失去了联系。5个月后公演开始,一部分演员才归队,开始了到现在已经9个年头的巡回和定点演出。

后来的《藏谜》、《云南的响声》在商业上都顺利得多,从准备阶段就接下了不少投资和演出。但至今支撑杨丽萍公司运作的固定血库,仍然是每天在云南艺术剧院上演的《云南映象》。

吸取中央音乐学院作曲家田丰当年在云南做民族文化传习所的教训,杨丽萍明白,只关起门来让老艺人传授技艺,干等别人捐款,是活不下去的。“在国外演出是一定要卖票的,我们学习得太晚。”走向商演,被杨丽萍叙述成最自然不过的事情,“这是规律,是法则。”

杨丽萍对商业有一种直觉式的体悟。六岁那年,母亲就让杨丽萍背着四妹喂猪、做饭。父亲因出身问题害怕挨整,扔下家人一走了之,刚满11岁的她与母亲一同挑起了家庭的大梁。为了每月30块钱的工资,杨丽萍二话没说地进了歌舞团,养起了家。未受科班训练的她在专业团里受的委屈和付出的辛苦可想而知。从一岁多就一直跟着她的外甥女彩旗说:“姨妈一直是支撑整个家庭的人。”

她是舞蹈团的大家长。自己是生长在西双版纳的白族人,从小又随歌舞团去各个民族的寨子演出,她对云南少数民族文化有强烈的感悟。那些深山里的孩子,就像自己小时候一样在田间地头舞蹈,她太熟悉那种状态。在公司的事务中,她最关心的就是演员的变动和待遇。要养活跟随自己从大山里走出来的演员们,要让舞剧能够继续,不卖票赚钱怎么能行呢?至于《映象》的商业价值,她当初并没有太多考虑,只觉得一定要做出来,它有文化价值。现在,团里演员的收入能达到四千到一万多不等。

很多见过杨丽萍的人都难以理解她内心如此强大的逻辑,然而在身边的人看来,艺术创作之外的她不过是个普通人。《孔雀》的服装设计兼舞台美术叶锦添说:“很多人说像杨丽萍这种人都是非常强大的,其实不是。我们是非常弱势的,喜欢在自己的氛围中成长。”如果把她硬生生地移植到另一个环境,她也一定能在其中营造出适合自己生长的小环境。就像杨丽萍在北京也要种果树,她的化妆间里一定会有花和普洱茶,车子的倒车镜上都挂着一小簇干花。

跳不得群舞,躲避学院派芭蕾式训练,特立独行,并不是因为她要抗衡,只是因为“我没有办法变成那个样子”。当年,团里不肯选送她的节目,她就自己送录影带求着给评委看。之所以毅然退出中央院团回云南做原生态歌舞,只是因为她看得通透,太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

“她从不闭门造车。”王涵认为这是杨丽萍在艺术和商业上成功的关键。她吸纳的东西出乎意料的多。小时候,她和一大帮孩子就曾经跟着大人把文革时被查的老唱片搜来听。即便在异常繁忙的《孔雀》排演期间,她仍然关注着最新的电影、音乐,拉着创作团队一起看《艺术家》、《一次离别》、《战马》、《画皮2》,也常找一些很旧、很小众的电影和纪录片跟大家分享。

杨丽萍公司里的专业管理者指的是公司现在的总裁王焱武。

《云南映象》演出一年后,云南映象文化产业发展有限公司成立,杨丽萍任董事长,当时有两位合伙人。王焱武来云南旅游,看了演出后跟杨丽萍见面,决定义务地帮她处理一些公司日常事务。2008年,杨丽萍不再跳《云南映象》,票房大跌,合伙人撤出,公司解散。杨之后又成立了云南的响声文化传播有限公司,重组之前的演出和资产。彼时,王焱武正式介入做公司的周末总经理,每周一到周五在香港工作,周六日飞到昆明管理公司。后来公司改名为云南杨丽萍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直到深创投要求王焱武作为管理层全日制工作,他才刚刚辞去了其它职务。

王焱武在国外长大,毕业于澳大利亚国防大学,曾任职于香港怡富证券,摩根士丹利国际股本市场部执行董事,摩根士丹利私人银行执行董事,瑞士银行特高资产管理部执行董事。深创投在对杨丽萍公司调查的过程中发现,公司的财务非常清晰规范,得益于王焱武在资本市场的丰富经验。

去年12月,云南省举办滇池泛亚股权投资高峰会。王焱武代表瑞士银行做国际投资策略的演讲,顺便介绍了杨丽萍的公司,这引起了深圳市创新投资集团西南大区负责人许翔的注意。

许翔与杨丽萍也有些渊源。2000年,许翔还是清华大学艺术团团长。他请中央民族歌舞团到清华演出,演出名单上却没有杨丽萍。他向团里协商能不能请杨来,团里答复是:“杨老师的事情我们做不了主,你要自己问她。”许翔拨通了杨丽萍家里的电话,在嘈杂的音乐声中说明自己是清华的学生,希望杨老师来演出。杨丽萍居然一口答应了。那是杨丽萍唯一一次出现在清华的舞台上。正因为这个渊源,许翔一直关注着杨丽萍的动向。

艺术家是感性的,做商业的时候也一样。虽然公司的总经理会议杨丽萍不参加,作为门面,与政府领导、演出商的会面还是要她在。但艺术家的一些决定却让公司的经营人员吃惊。有一次,公司原本跟演出商谈好了每场演出费20万元,杨丽萍一来就说:“我们不要那么多吧。15万就够了。”她觉得能养活自己的团队就好,让别人也有钱赚才能长期合作下去。还有时候她会向演出商提议降低一点票价,让更多的人能来看她的演出。

杨的公司如今的规模还很小,办公地在云南艺术剧院二层西侧,150个员工中有100多都是演员,整个公司只有4间办公室,一间小会议室和舞蹈团。办公区走廊里挂着舞蹈团赴国外演出的海报,会议室里除了一块证书墙,其余大都是杨丽萍采风和演出照片,还有一大幅人像油画。

公司是否要上市,杨丽萍一直很犹豫。王焱武向她解释,公司属于轻资产文化公司,民营文化公司得不到政策保护,而且中国市场对创意的评估很低,到财政部申请定向资金资助时,政策规定有对固定净资产的要求,但以创意为核心的杨丽萍的公司净资产只有100万。《云南映象》这样的产品,没有了杨丽萍之后如何生存是个问题。靠政府一两百万的拨款不是办法,只能自救,被迫去建剧场搞实业。同时,上市也能使公司高管层获得应有的回报。杨丽萍认可了王焱武的理由。

有了王焱武这样的经理人,深创投的介入很顺利。深创投2012年上半年工作会议在昆明召开,董事长靳海涛看完《云南映象》,与杨丽萍接触之后,决定追加投资。杨、王、许三人组成董事局,商业上的事情通常由许翔和王焱武商量,事先铺垫好,王焱武再把问题简化成一二三,分别摆明优劣讲给杨丽萍听,由她决策。这样,公司的商业模式和三到五年的计划很快就明晰起来了。

研究过拉斯维加斯、百老汇、红磨坊这类国外演出产业,再看迪斯尼、米高梅这些百年大公司,深创投看到了演出市场的更大潜力,尤其是将艺术与旅游结合的爆发点。

《云南映象》演出经久不衰,检验了杨丽萍的艺术感染力。公司将在国外旅行团和国内高端旅游、商务会议中加大市场营销力度。相比于昆明,大理和丽江蕴藏着更大商机。明年,杨丽萍将在丽江推出有关纳西族文化历史的演出。由开发商建剧场,与杨丽萍合作。2014年,紧接着在大理开演《五朵金花》,公司会建自己的剧场。演出的创作元素都是杨丽萍长期在云南采风的积累。如果这两个新剧场的演出顺利,将使杨丽萍公司三年内年收益至少达到3000万元。舞剧《孔雀》巡演结束后也将在上海、西双版纳呈现两个版本的定点演出,未来还有到东南亚演出的计划。拉萨也在向杨丽萍发出邀请。

定点演出之外,公司今明两年的巡演计划已经定下,叶锦添建议把《云南映象》重新做舞美和设计,再开始新一轮全国巡演。这是公司稳定的现金流保证。

根据计划,编导团队也会成为公司收益来源。公司将成立杨丽萍艺术创作工作室,聘请一些优秀编导,为其它剧场、节庆演出做编导。杨丽萍曾为《云南映象》、《藏谜》编了4个多小时的舞蹈,未演出的部分仍可以重新利用。目前,杨丽萍创作团队已经开始了和中国杂技团的合作。由于她的舞蹈曾轰动日本,日本方面也希望能请杨丽萍经过重新编排让传统的能剧重新焕发生命力。

拿到投资后,杨丽萍将按照自己的意愿赞助一些国内的舞蹈大赛。她希望获奖的舞者和节目不会因为没有资金而失去演出的机会。这样做,不仅能给新星提供演出平台,也会给公司注入新的优秀演员和艺术创意。

商业代言和衍生产品也正在规划中。公司将围绕着杨丽萍的品牌效应,与第三方合作推出衍生品。《孔雀》巡演结束后,纪念版红酒就会发行。修建主题公园的事公司曾与政府商量了几年,但始终进展不大。

以商业运作的方式将一位艺术家的创造力和艺术价值长久地留存、传承,是杨丽萍和她的公司正在进行的探索。

杨丽萍公司能够走上资本运作的道路得益于大环境的驱动。杭州宋城旅游发展股份有限公司2010年10月在创业板上市,现在公司60%的利润来源于演出。同年底,以王潮歌为核心的北京印象创新艺术发展有限公司凭借“印象”系列实景演出吸纳云峰基金5000万美元投资。杭州金海岸文化发展股份有限公司已提交上市申请。多彩贵州文化艺术有限公司以《多彩贵州风》为稳定收益,也有了私募和上市的计划。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