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O职场】个人意见之待人处世指南

标签:CIO职场个人意见处世指南

访客:28941  发表于:2012-09-19 18:33:48

好了,继上次被质疑我个人的品味如何,何德何能能够出一本叫「品味教学」的书之后,我再创凭什麼的高峰,这次写起「待人处世指南」来了。

首先我要说的是,「待人处事」和「待人处世」的不同。这两个词读音相同,意义相近,但在范围上有差别,「处事」指的是对事情的处理态度,「处世」则是你个人如何面对这个世界。

对我来说,世界是你身处其中,与你有关的那些部分。有些人的世界比较小,有些人的则范围广大,端看个人天生的性格,但面对的问题,与处理的方法,我认為没太大差异。既然没办法到山洞裡隐居,到处都离不了人,因此待人就是处世,处世即是待人(再这样下去,会很像励志书籍。不过相信我,我这个人最讨厌励志,所以想要藉由这书变成更好的人的读者,可以闔上这本,去找那些封面有个脸上掛著大微笑的家伙的书)。

认识我的人都知道,我是一个超级不会待人处世的人。多年来我一直希望能够找到这样一本书,比如十九世纪就有一些给名媛的必读指南,教大家如何用不失礼的方法啃鸡翅膀之类,但现代大家啃鸡翅的方法都很随意,所以那样的内容显然是过时了。因此,就像无数的保养品品牌老板、服装设计师和室内设计师一样,他们都因為找不到自己想要的產品,所以决定自己做。本书就带有那种风味。

那麼,我是一个八面玲瓏的处世高手吗?我不是。但到大医院去看病,那些候诊室裡的欧巴桑,没有一个人不对肝指数、骨刺或膝盖受伤,有著洋洋洒洒长篇大论的精采看法的。

我跟你有那麼熟吗?

待人处世的第一步,就是分清楚亲疏远近之别。

关於这件事情,可以总结為一个问题,那就是:「我跟你有那麼熟吗?」面对陌生人时,我们自然可以迴避彼此的目光。有此一说:报纸当初设计成这种尺寸,就是為了可以在公共运输系统上打开,遮住脸,不必跟别人的目光相遇。但人在江湖总不能随身带著报纸,因而现在大家都忙不迭的将手指黏在智慧型手机的萤幕上。

所以,分清楚熟度是最重要的。此时可以画出一个量表,从完全不认识时的避免目光相接,到有点认识时的点头打个招呼,一直到真的深入了解时的掏心掏肺,暴露自己最隐私、脆弱的那一面。如果没弄清楚,在陌生人面前掏心掏肺可能会被当成疯子,在熟人面前还不能与他们目光相接则会被当成自闭。因此,熟不熟,有多熟,是人际关系的基石。

问题是,这个基石不是稳定的,它甚而是随时在流动的。就像前面说的,人人感受不同,你觉得他是你的贴心密友,他觉得你们只是点头之交。就像在星巴克买咖啡,其实Tall就是小杯。一切都是相对而言。

一样的话,由不同的人说出来,感受可能完全不同。「你肥死了」这句话,路人说你可能要跟他打架;妈妈说你可能要去看心理医生,谈一些缺乏自信的问题;好朋友说你可能会回他:「你黑眼圈才重咧,贱货。」(等等,是我人际关系扭曲了吗?)

路人和妈妈应该没有定义上的问题,但说到好朋友一词,就百转千迴了。友谊这种事情说简单很简单,你跟这人认识,彼此不讨厌对方,有点共同的话题,就算建立起友谊了。但怎样算至交好友,怎样又算点头之交,中间有一大片灰色地带等著跨越。

现代因為网路盛行,有人的脸书有数千名好友,彷彿在闹区随便伸手一抓就是熟人。这样子的交游广阔,我总疑心是那人不知道该怎麼和自己相处,所以只好在生命裡囤积朋友,甲走了还有乙,永远有人陪,讲的话永远有人回应,永远不必担心一个人吃饭是否好尷尬。

我在玛格丽特.爱特伍的书裡读过,西洋有个剧作叫《每个人》,主角「每个人」在前往坟墓的途中,人生伴侣一一逃走,从「金钱」,到一听到要去坟墓就要先离开去喝酒压惊的「友谊」都是。唯一忠实的伴侣是「善行」,但「善行」的力量太薄弱,无法拯救「每个人」不受自己行為后果的惩罚。不过「善行」有个姊妹叫「知识」,「知识」表示愿意提供有用的指引,陪伴「每个人」一路走到坟墓。

当然,中世纪的道德剧意义再浅明不过。基本上,自处就是每个人走到坟墓的过程,友谊和金钱都不能陪你走到最后。如果无法自处,缺乏自处应有的知识,那麼在那段逐渐变冷变黑的路上,将会非常孤单。

这四句话 让人一听就火大

有些话我一听到就精神紧张,我相信很多人也一样,这些语言中的瑰宝包括:「我这样讲不知道你会不会生气」、「我不知道应不应该跟你说」、「我没有恶意」、「无意冒犯」。重点永远在后面接的话,通常就是令人生气、不应该跟我说、有恶意,而且冒犯到人。

这种话根本没必要说,说的人纯粹是被一股不吐不快的欲望所驱使,然而社会教导大家要做个有礼貌的人,才有这种打预防针的语言。他预防的不是你的不快,而是他自己的内疚,甚至导致你火大之后,他可以说:「我先警告过他了,想不到他这麼没风度。」

要如何对抗这种话?最好的方式是,他刚说了那些开头,你就阻止他「那就别说了」,让他在那裡翻腾。但因為我是一个充满旺盛好奇心的人,所以总是让人往下说,现在我已经不太记得那些话的确实内容,只记得我听了都很火大。

真正令人气结的是,这些人最后还往往补上一句「我这人就是这麼直,你不要介意啊」。我不知道别人怎麼想,我常常会对这种人產生杀意。

乐在工作是阴谋

说真的,我觉得快乐工作是一个阴谋。那是天底下的老板们因為不肯付你够多的薪水而捏造出来的(当然,「够多」是一个很抽象的词,但我想大多数人都会同意自己為公司的付出绝对不只现在拿的这个价。如果你觉得你被overpaid了,那可能得开始瀏览人力银行的网页,相信我)。

如果可以不上班,每天做自己爱做的事,谁愿意天天早上被闹鐘惊醒然后连滚带爬的去赶公车捷运是吧!唯有承认工作的本质就带有令人不开心的成分,才能享有愉快的人生。

没有人的人生是可以大片大片的愉快的,如果你上班的八小时中有五个小时很痛苦,三个小时很混吨;下班不是睡觉的八小时中有五个小时很开心,三个小时还是很混吨(没办法,我认為感觉浑吨是生而為人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这样就算是一个很幸福的人了。

要从工作裡面找快乐,就像要从津津芦笋汁裡找芦笋一样,是天真而不大可能成功的事情。因為工作的目的不是快乐,就像我对抱持快乐学习理论的人嗤之以鼻一样,学习就是学习,不是给你快乐用的。

此时让人不禁要问,那麼,工作的目的是什麼?马斯洛(Abraham Harold Maslow)的「五个需求层次理论」是在唬我们吗?事实上,工作最终极的目的就是最明显的那个—钱。

我询问许多朋友在工作中何时最感到开心,大家无一例外的回答在薪金入帐时,没有人说是看到客户满意的笑脸,或是想出了举世难得的创意之类。

我们常常听到有人放弃了什麼高薪工作追求梦想的故事,似乎跟我金钱至上、玛丹娜成名曲「拜金女郎」当背景音乐的概念背道而驰。首先,他们可能不是主动放弃了高薪工作,而是被高薪工作给放弃了。接著,有些工作虽然高薪,却让你有得赚却没命花,两相权衡之下当然离开為宜。

累积那麼多金钱如果没用到,那工作还有什麼意义?在电子业飞涨的时代有一个故事,某电子新贵花了千万买房又花了数百万装潢,装潢好以后他搬进去一个月都不知道客厅长什麼样子,因為他天天加班,一回家就入卧房倒在床上,第二天又要再去上班。

金钱当然是工作的重点,但金钱的价值不在数字的堆积,而在於你可以用金钱去做什麼事。如果你连做那些事的空都没有,自然种菜或卖牛奶这种看似有大把时间可供自己运用(其实没有喔)的工作,就会显得很有吸引力了。

作者:陈祺勋 来源:商业周刊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