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一重工的“第三次创业”

标签:重磅推荐最佳实践供应链

访客:28813  发表于:2012-02-21 14:51:27

世界上最长的路在哪里?

这个问题让诗人或者哲学家来回答的话,他们会说:在你的心里。世界上臂长最长的泵车是谁生产的?哲学家们估计就答不上来了,但多半会猜想是德国生产的。

这个答案是错误的,世界上臂长最长的泵车是中国的三一重工生产的。

2007年,三一的66米泵车创造了最长臂架泵车吉尼斯世界纪录,这是工程机械行业的第一个吉尼斯纪录。当这架66米臂长泵车在德国展出的时候,德国媒体用“引起朝野一片震惊”来形容。德国本地的工程机械制造商受此“刺激”,迅速研发出了70米长的臂架泵车,而三一也不甘示弱,在两个月后的2008年12月30日,臂长72米的混凝土输送泵车成功下线。德国乃至全世界再次被“震惊”,72米臂长泵车创造了两项世界纪录:臂架长度世界第一、泵车混凝土输送量世界第一,吉尼斯的工作人员认为,三一的这项纪录具有更高的科技含量。

驰援日本

三一的泵车不只留在了吉尼斯的纪录册上,更出现在日本海啸的救援现场。

日本“3·11大地震”引发的海啸袭击福岛核电站后,需要通过注水的方式为核电站降温。

当时德国普茨迈斯特(俗称“德国大象”)的一台泵车正从海上运往日本,途经核电站。日方用户提出,前苏联核电站事故灾难期间曾用泵车参与救灾,建议将大象泵车用于电站的注水降温。几经试验,收效不错,但泵车臂长不够,无法切实发挥救灾效果,于是全世界便寻找最长臂架泵车。

日本东京电力公司通过中国外交部向三一重工发出求助函,请三一驰援一台高臂长泵车用于核电站的高层注水降温。当时三一公司内只有一台62米臂长的泵车,价值百万美元。而三一董事长梁稳根给出的答复是:“我们不卖了,就捐赠给他们。”

泵车达到日本后,又加上了3米的直管,2米的弯头,而为了减少辐射伤害,工程师紧急开发出用远程无线遥控技术来控制操作,这项技术在2公里外可以实现灵活操作。在完成安装调试、模拟检测后,泵车于3月27日交由东电运往核电站。在现场,日方人员对三一的泵车评价很高,称62米泵车为“大长颈鹿”。因为设备动作比较灵活,操作手受辐射指数比布置其他厂商泵车时低10倍。

在注水过程中,三一泵车的效率是现场其他商家泵车的3倍。注水之外,三一的62米泵车臂架上安装了摄像头和辐射传感器,负责全方位监控和收集辐射数据工作。东电的前线负责人称赞三一的设备“起了非常大的作用”。

IT助力“差异性”国际化

美国知名工程机械市场研究机构Yengst最新发布的2010年世界混凝土机械行业统计数据显示,2010年三一重工混凝土机械年销售额为27.2亿美元,位居全球排名第一。这是三一重工自2009年超越德国普茨迈斯特(Putzmeister)后,第二次荣获该领域的全球冠军。

过去的一年中,三一重工的泵车、车载泵、搅拌站、搅拌车等混凝土机械产品均保持了90%以上的增长速率,其母公司三一集团实现了502亿元的销售收入。

波士顿咨询公司统计数据表明,2005年至2009年期间,三一重工股东回报率位居全球第五,平均为67.4%,高于除腾讯外所有互联网公司,高于除苏宁电器外的所有零售企业,高于除印度一家公司外的所有钢铁和能源企业,高于全球所有制造业企业。在这五年间,三一重工的营收复合增长率为45%,利润复合增长率为58%。

但就在这样的业绩、在现在的时间关口下,三一提出来要国际化。“三一把国际化看做是第三次创业。”三一集团副总裁何真临说。1989年,梁稳根、唐修国、毛中吾和袁金华四个年轻人筹资创立了三一集团的前身湖南省涟源市焊接材料厂——这算是第一次创业,而三一“移师”长沙被看做是第二次创业。

“如果不走出国门、不国际化,三一充其量只不过是一个大一点的‘个体户’而已。”三一集团董事长梁稳根说。与其他中国企业走出去的路径不同,三一的国际化并不是简单地多出口、多创汇,“这是一种狭隘的国家化。”何真临说,三一的国际化不完全是产品出口,其本质是用国际化的资源来提升国际化的三一。具体说就是用三一在品牌、制造力、服务、研发上的优势资源到异国他乡去整合本土的优势资源为三一所用,用品质来改变自己、改变世界。

三一的国际化首先是供应链的国际化。在三一进军工程机械的初期,就大胆采用国际上最强的供应链平台。在三一的机械产品上,重型卡车可能是奔驰的,底盘可能是沃尔沃的,柴油机可能是道依茨的。何真临认为这样,才能站在巨人的肩膀上迅速提高中国装备工业的技术水平和制造能力,上升到世界一流水准,改变人们对中国产品价格低廉的常规看法。三一的使命决定了其必须走向国际。

建立了完整的国际化供应链之后,三一没有采用海外兼并的方式来进一步拓展,而是以走出去在国外建厂的模式来整合各种研发、管理、市场等国际化优质资源。

作为国内第一个在海外建厂的工程机械企业,三一已经在德国、美国、印度、巴西等国建厂。最近,三一与印尼工业部签订投资协议,将投资2亿美元在印尼兴建产业园。布局海外的第一考虑,便是利用海外工厂辐射全球市场——印尼的产业园辐射东盟国家的市场,德国工厂辐射欧洲市场,美国工厂辐射北美,巴西工厂辐射南美,印度和中国本土则对应着亚洲市场。

很多人想不明白三一为何要去德国和美国建厂,因为这两个国家都是工程机械大国。美国的卡特彼勒(Caterpillar)是全球首屈一指的工程机械企业,其一年的营收超过400多亿美元。而德国在工程机械甚至机械行业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在精密制造方面,更是无人出其右。在业界有一种说法:在装备工业上,只要德国想做什么,都会是世界第一。

三一的想法是:既然你有优势资源,那么我就整合过来,为我所用。进军德国,可以有效地利用德国的高水平研发人员的优势、精湛的技术工人的优势、世界先进的管理优势。“而资源整合的过程中,IT发挥很大的作用。”何真临说。

借助于先进的全球协同系统,可以让德国本土少部分的顶尖研发人员与国内大部分的研发人员在一个平台上同步进行产品的研发,除了地理位置的不同,与同在一个研究室内工作没有任何差别。

而协同系统解决的不仅仅是同步研发的问题。三一要想国际化,要想把自己的产品推向国际,就必须了解和适应异国他乡的本地市场。而对于一个陌生市场来说,德国本土的研发人员比三一能更深刻地了解和掌握,这让三一在产品的源头就为其注射了国际化基因。通过协同系统来共同研发,让三一直接获取德国市场对产品的需求,解决了直接面向国际化市场的问题,然后再动用国内强大的研发让产品成型。

产品设计出来后,通过先进的计算机模拟技术,完全可以模拟出样机在实际操作过程中的各种工作状况和数据。这对一台价值1000多万美元的设备非常重要,因为这种设备不允许在生产出样机之后反复修改设计。

根据模拟数据,德国本土和国内的研发人员再进行设计上的修改和完善。待产品最终定型后,会把制造相关数据传送回国内,下线生产。但这里生产的并不是整套产品,而是在工程机械方面三一最拿手的关键部件。

类似于重型卡车、柴油机等这样高科技含量的泵车关键原配件在德国的市场上非常紧俏,如需购买,至少要提前一年向德方支付预付款,即使这样有时候还不一定能够买到。如果先从德国采购运到国内,组装成整套泵车后再销往德国,这实际上让柴油机和底盘走了一个来回,浪费巨额的物流成本。而三一通过在德国的工厂来装配,就解决了这个问题。三一把制造好的泵车关键部件运到德国后,通过与本土采购的原配件进行装备,最终销往德国以及其他欧洲市场。

三一的国际化供应链平台不仅提高了采购效率,还降低了采购和物流成本,有效地解决了关键零配件因国际供应资源的紧俏而影响国内的生产的问题,这是一个四两拨千斤、扬长避短的策略。

“国际化之于三一,乃至中国整个的工程机械业都是关键的一步,而这其中信息化的作用至关重要。除了在研发和国际供应链外,信息化在三一的服务、管理上也有重要应用。”何真临说。

在服务方面,三一出厂的每一台机器设备商都安装上了GPS,通过自主研发的卫星远程监控系统,三一可以对每一台设备进行工作状况的实时、及时的监测,跟踪和记录每一台产品的使用数据。而一旦机器出现故障,三一可以迅速定位其精确位置,并找到就近的服务车及所需配件仓库,在第一时间进行维修。“真正做到了天地人合一。”三一集团IT总部总监吴云峰说。

三一重工有自己的全球客户门户网站,任何客户都可以免费登陆。在这个平台上面,客户可以知道外包出去的设备的燃油消耗,还可以知道工程进度情况如何。吴云峰说:很多客户是冲着这个门户才买了三一的产品,而不是买了产品再用这个门户,“这对销售是一个很好的促进”。三一还用信息化实现了真正的生产流程的管理。在三一的宁乡产业园内,所有的生产流程的安排,都是用计算机支配的,IT把宁乡产业园打造成一个“数字化工厂”。

IT支撑下的国际化、管理、服务已经成为三一的核心竞争力,而何真临在总结三一一路发展下来的创新路径时,提出了一个逻辑性极强的“六高”良性循环体系。三一的所有的创新成果,最后都凝聚在品牌上,在泵送、筑路、挖掘机、履带起重机、煤炭机械都是国内的第一品牌。而高品牌就引出了第六个“高收益”。三一每年在以50%~60%的速度增长,效益也在同步增长。而这种高收益又可以让三一进行高投入,从而实现良性循环。“这样生生不息,循环不已,推进了三一的创新。”何真临说。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