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开复:天使投资意味着中国将走进硅谷模式

标签:新闻商业创新

访客:23697  发表于:2012-04-23 09:20:29

4月21日下午消息,“2012首届中国天使投资人大会”举行,创新工场董事长兼CEO李开复表示,天使投资远远超过投小钱赚小钱的意义,它意味着中国或将从广东、浙江模式走进硅谷模式(或叫高科技模式)。

李开复认为,天使投资模式可以带来两个机会:一是天使或者孵化器会提供各种资源,财务、招聘、市场化配置基金,从中可以看到市场效果或者估值;二是天使投资人能给创业者提供宝贵的价值和经验。

李开复还指出,目前中国的天使远远不够,意味着中国的创业者可能很难找到投资,中国创业失败的概率太高。这也是天使投资人大会非常希望能够改变的状况。

以下为发言实录:

徐小平:谢谢各位嘉宾的分享。昨天天使投资人大会是从开复先生的创新工场迁址仪式开始的,现在2012首届中国天使投资人大会将以李开复先生闭幕演讲结束。我讲一讲我个人对开复一点点的感悟,他有两本书,一本是《做最好的自己》,一本是《世界因你而更好》,开复老师的一生(笑),半生就是在实践这两本书,他所有的路程,一直到现在创办了创新工场,给无数中国的最聪明的年轻人提供了无限的机会和希望。所以开复老师不仅一直在做最好的他自己,世界也因为开复老师变得更好,下面有请开复老师。

李开复:今天我是唯一没有被小平老师调侃的人,让我受宠若惊。其实今天我们已经讨论了很多,真的没有什么太多我可以说的了。好在我提前知道我要做闭幕演讲,那我就想我能说什么是在座没有说过的,所以非常有幸的,今天有大部分的内容还是会比较新的。

从宏观经济来讲,其实我们在座的每一位所做的都是希望中国的中小企业能做起来,我们都认为这会成为中国经济的动力。如果我们回顾一下,看看中小企业过去是怎么成长的,其实我们可以看到,大概三十年前可以说是广东模式,这个所谓的广东模式就是说拿着香港的资金,做着外国的品牌,帮别人干活。慢慢地中国人越来越聪明,进入了浙江模式,所谓的浙江模式就是中国人自己有钱,自己知道怎么经营市场,周围人越来越富起来的,为什么不自己制造产品卖给自己的内需市场?而当时的资本模式,广东模式是拿着香港的钱,浙江模式的时候是拿着民间的钱,贷款,基本上是贷款的模式,基本上的机制就是丝绸、衣服,赚的钱大家慢慢分。

今天关键是我们希望我们所做的事情就是建立一个创新的模式,从中国制造走进中国创造,中国创造其实就是,不是一个以人力以制造为核心的工作,不是一个借着钱,然后拿着自己积的老本自己去创造一个新的东西,而更多是要靠今天在座的每一位天使,其实在座的每一位你们责任重大,因为中国未来是否能够成为世界顶尖强国,能够创造,很大程度不再是那些制造的事情,更多是我们能不能生产出来有知识产权的东西,是看我们能不能做更高风险的投资,会从一个低风险、低回报的或者中风险、中回报的走进一个高风险、高回报的,从一个贷款或者拿自己的钱去创业,走进一个拿别人的钱创业,然后分享股份。从一个没有太多行规,进入一个可以根据市场的方法来衡量每一个产业的价值。所以其实天使投资的意义远远超过是不是能投一点小钱,赚点小钱,它意味着中国能不能从过去的广东和浙江的模式走进一个我们可以叫做硅谷的模式或者叫做高科技的模式。

如果我们仔细来看的话,这个模式它可能带来什么机会?还有需要什么样的特点?我觉得有四个地方,在过去广东和浙江模式,第一个投资人注入的不仅仅是钱,还有资源,过去你浙江模式就是银行贷款,赚了就还钱加利息,赔了就算了,但是现在一个天使或者孵化器会提供各种资源,财务、招聘等等的,还有市场化配置的基金,这个基金是每一期从天使A轮B轮,一轮一轮看,你能不能得到市场的效果,能的话有更高的估值,不能的话准备关门,就像雷军说的早死早超生。第三,过去这个银行家,以浙江模式去银行贷款,这个银行家没有可能给你任何增值的,他不能告诉你行业会怎么走,不能教你怎么管企业,但是在座的每一位天使你们的责任重大,因为你们的机会也重大,因为你们可以提供这个价值,因为大部分的天使都是创过业的,或者做过高管,所以他们可以提供这个创业的价值,最后右边也就是说我们可以把这个经验更多提供出来,这里的几个例子是创新工场有各方面的专家,就像在座的天使有各方面的专家,每一个人都懂投资,懂的项目或者懂的方向,无论在销售、技术、产品方面或者在人脉方面能够提供价值,这个都是今天的高科技创新模式,或者硅谷模式,非常非常需要。

中国未来如何走这个所谓的硅谷模式,那我们看来看看硅谷今天发生了什么,刚才有一些讨论,但是还是没有特别深入。因为全世界最发达的天使模式或者创投模式,或者风险投资模式都是在美国起源,而且大部分是起源于硅谷,我们刚才也谈到了地理位置,在美国48%的投资都是在硅谷所发生,所以地理位置还是非常重要,但是我们如果看整个美国来说的话,我们会看到两个非常有意思的现象。

第一个就是美国天使投资人是非常多,这个红线代表美国的天使投资人,你可以看到美国已经有30万天使投资,美国大概有接近六百万的百万富翁。

如果我们假设5%的百万富翁可以做天使投资,那中国未来的10年需要多少天使?所以这次的会是有重大意义的,因为在座的每一位不仅仅你们希望能做天使,而且希望你们能成为最好的天使,把这些理念带回你们的地域去,让中国以后也能够有30万个,因为中国的人口是美国的5倍,也许是150万个天使,这样的话中国的经济才有可能赶上美国。这个数字是非常巨大的,而且在过去的九年,还是有50%的成长,而且在过去的这一年成长的特别多,大概20%的成长。

另外一个角度,可能更让人跌破眼镜的,在美国天使投资的总额,每一年,这个是拿07年的数据,天使投资总额是250亿美元,VC投资的总额250亿美元。所以这意味着什么呢?项目每个投资天使是50万,VC是750万,这个其实数字跟中国是差不多的,这意味着中国的天使投资又一次告诉我们,远远远远不够,中国VC的规模有多大?我们可以问李总,这也意味着中国的天使不够;意味着中国的创业者可能很难找到投资;意味着中国增值的人不够;意味着中国创业失败的概率太高。所以这是天使投资人大会我们非常希望能够改变的一个状况。

为什么今天天使都处得非常好,像朋友一般,理论上有竞争,都是因为我们看到的整个生态系统中,一个巨大的不足,所以我们宁愿拉更多天使进来,哪怕我们每一个人也许少投一两个项目,这个没有关系,因为生态系统不好,创业者就找不到天使,有潜力的创业者无法成功,该创业的人不去创业,未来整个生态系统,大家也许这两年少一两个项目,但是十年二十年之后整个系统会变得非常健康,所以我们希望有一天如果中国像美国的话,那应该需要150万天使投资人,金额和VC一样大,如果我们把它当做一个目标。

另外我们看到美国过去这两年,天使投资人突然多了20%,多了50万,这是怎么回事?其实很简单,这就是移动互联网和互联网魔术性的效果,移动互联网和互联网的效应刚才听到很多了,不说了,右上角可以看到很多公司,在八年之内创造一千亿美元的价值,像Facebook这样的,左下角的instagram,刚才也说过,这个例子,创立了仅仅两年,13位员工,最近被Facebook收购,估值是10亿美元,其实可能还更高,如果Facebook上市,长个30%、50%,这个就变成13、14亿美元的价值,当你看到了这么众多的企业,能够在短短两年之内创造十几亿美元的价值的时候,而很多这个价值你可以回来算一算,得到回报率最高的是谁?天使融资50万美元,这是280倍的增长,后来当然B轮、A轮投资者都不快乐,但是所谓的回报率远远最高的是天使,所以有钱可赚,当然大家就跳槽。当然大家跳槽,成长率更快,两年可以上市或者收购,更多人会跳进来。今天的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其实就带来了这样的奇迹。我会更深度地谈一下这个状况,为什么今天的移动互联网和互联网可以带来这样的奇迹。现在讲美国的现象,中国还不具备这样的条件,但是也紧跟其后。

美国能发生的事情就是创业成本达到历史新低,作为一个软件的产品,你的工程师用开源可以省50%、60%、甚至70%的钱,用云计算可以节省很多的服务器和带宽,如果用SEO或者用社交的推广,可以省很多营销的成本,如果你做一个小小的东西慢慢滚动,那你可以很快地验证这个想法是能行还是不能行的。这些理由都会让原来需要花费三四百万的钱,到现在可能花五十万就够了。

右上角,过去推广一个产品非常慢,现在有了社交加移动的传播,可以看到微信这么短的时间,达到了1亿多的用户,这样一个爆发性的成长,如果没有社交和移动的话,这是不可能发生的。所以它也促进了整个产品的速度的周期。左下角,更快地你可以看到一个产品带来的价值,无论是活跃用户、营收或者营利,可以更快地看到,过去十年才能看到的数字,可能现在两三年就可以看到。右下角,创造价值的周期变短了,从五年、十年变成了两年、三年,所以机会成本是唯一的成本。在这种情况下大公司就愿意出巨资来买一些公司。

早期项目,更精确估值,表示天使投资成长得很快。社交移动平台让产品普遍,也让一些变快乐。右下角的并购浪潮让你能够早期退出,能够得到你退出的可能性,不用上市,所以这些事情就是为什么在美国天使投资崛起了。

下面我想讲五个巨大的美国的趋势,这些趋势我会预测在中国都会发生,但是可能有时间的问题,这里我们可以看到,七位非常成功的超级天使,最左边的Paul Graham他是一个孵化器,他的所有项目应该估值在50亿以上,当然他可能只占2%和3%,但是这还是一个巨大的创造的价值。再下面的Ram Shiriram,刚才各位也谈到了,这个是可遇不可求。

第三个人他做的是基金加天使,刚才也谈到了,天使和基金能不能混起来做,他认为是可以的,他现在有15亿美元运作这样一个基金,当然他是一个特殊的例子。

这四个人都是创业者,所以这也告诉我们说最好的天使很可能,至少最多的最好的天使是创业者。

左下角的也是天使,他们是职业经理人,最右边的做了15年,一共投了六七百个项目,他可能是所有的里面最追名的一位,因为从早期的投硬件、然后投软件,然后投互联网、投社交,基本上你认识的每一个公司,Facebook、谷歌等等都投了,所以真的是硅谷教父。我觉得比较重要的几个方面。

第一件事情,他们的回报率会远远高于其他的天使。

第二个,他们会在很好的地方占据一席之地,因为他们有产品经验、人脉,还有足够的时间帮助创业者。所以越来越多的创业者宁愿在早期拿他们的钱,而不是VC的钱。所以在硅谷刚才我看到VC和天使在中国是非常的和谐合作的,但是在美国可能开始有一点对立和嫉妒现象的发生,超级天使是让所有天使羡慕的,他开始抢了一些VC的生意。

第三个天使的年轻化,你看最新出来的,过去两年成为天使的天使,他们就不是这种白发的很有智慧的像我们薛蛮子兄和康伟兄(音),更多的天使越来越年轻,因为过去在硅谷往往是投芯片的人来变成软件的天使,投互联网的人变成移动、社交的天使。这在中国也有可能发生,这里举的四个例子,Sean他30出头,Kevin是大家最认可的一个最棒的销售和产品的专家。左下角的Dave mcre他也是创业者出身,他做的模式是他有一个巨大的孵化器,但是里面的人都是兼职的,用这个方法来降低孵化器的成本,他也写了很多好的文章。右下角的人Ashton Kucher是电影明星,他也是现在最红火的天使投资人之一,他在Twitter上有巨大的粉丝,什么项目能得到他的投资,他在Twitter上一发,这个就不得了了,他的成功率也是很高的。所以天使人群越来越呈现年轻化。

第三个我们看到的是天使基金化,因为一旦有了钱好转,这么短的周期,很多人就说我们也要分一杯羹那这些成功的天使们就说好,我可以做得更多更大,我可以有更多合伙人,那我的钱不够了我们就容点资,很自然基金就起来了,这里边一个一个例子我就不说了。

可能比较值得提的是几个,一个是左边的Marc,他们用他们的人脉来帮助,他们是非常针对性的。

Ben他们的模式是说,我们投了天使之后,为什么不能再投下一个?然后再投下一个?他们想一路霸占到上市,这是他们的模式,他说既然是互联网模式,每到12个月下一轮的时候,我这家公司可以看到下一数据,他们可能是全世界最谈心的,而且另外一点他们是找了非常厉害的运营团队,在帮助招聘,法务,销售方面有很多专家来帮这些创业者。

所以现在创业者硅谷对红的一个选择,可能你是一个有基础的硅谷创业者的话,如果你是第一次创业者,YC肯定是最领先。

领导我们看到在美国也有所谓的天使加孵化器的模式,这个模式就是有一些非常懂行业的人来给提供3到4个月,最多6个月的指导,把这些人拉过来,当面去帮他,非常专注做这种战略指导、讲座,让这一批人在一块创业,不一定在一个场地,但是会让他们常常在一起,这样有一种毕业生的情节和友情,彼此帮助的这种情节,在美国其实有很多例子,这个就不多说下面的例子了,最具有代表性的就是YC,他们占非常少股份,非常专注的符合原则,他们只投第一轮,投完绝对不再投第二轮,给的钱更低,五千块钱一个人,四个人就两万块钱。

两万块钱怎么活,他们的理念就是在美国,也不是生活得那么辛苦,你们为什么要薪水?我这两万块钱就是给你们搬家到加州来,在我附近租个房子,然后我就看着你创业,你要拿薪水也可以,反正就这两万块钱也分不到什么薪水,最后可以拿到93%投资,93%之后发生了什么事呢?就变成了一百,他们达到了93以后,有一些投资人过来说,我都投,我跟A轮的VC拿一样的就可以了,所以它会良性循环起来。

最后一个趋势,天使组成联盟,这在中国可能是最有意义的,前面听故事蛮有意思的,如果在座的是来自广西或者其他地方的,刚才讲的思维模式可能都不适合你们,刚才薛蛮子也提到了,可能另外一个适合的是天使联盟,因为刚才听了很多大佬们说的,不懂不投,那如果在座的,我有点钱不懂怎么办?还有刚才说我有200万怎么办?当你金钱不足的时候,和你不懂的时候,所以一定要联盟起来,不联盟起来,这个血本无归的可能是非常大的。就是在一个城市里面,几十位天使投资人我们在一起把各自攒的钱,一人200万,一人500万,都可以,汇集在一起,每个人负责带主意来,大家一起讨论,如果有几个比较厉害的人,他们可以成为投资委员会,也可以大家一起投票,另外一个方法是松散的,带项目来,谁爱投就投,不投就不投,那个我也不会特别推荐在中国,因为这个时候你还是没有得到团队群众智慧的效果,

当然这是他们的两种模式。

在美国我们可以看到,在过去这十多年,大概一百个这种天使机构涨到两百多个。在中国,大家把基金汇集在一起,团队最好能够互补,有律师、有会计,有互联网的专家,有医疗专家,这样的话什么项目你都可以去评估,至少比一个人单打独斗,成功的概率要大一些。

右边你可以看到的是,如果我们在某一个非常小的城市,我有一千万,但是我找不到十个人在一起投资,怎么办?还有一个方法是可以做虚拟的天使组织,就是在网上大家来用网上留言,这个我不太知道是不是完全适合中国的国情,但是在美国有一个产品是非常成功的,今天我们大概晚上也会有一个叫创投宣的项目,在座如果想参与也可以用这个方式介入。

这样一个天使联盟我觉得是那些经验比较少的天使或者资金比较少的,或者增值的能力比较少的,最适合来做。

因为当然你们都向跟着蛮子走,但是蛮子可能不会有那么多精力去管这些三十多个小弟弟小妹妹,所以我觉得最务实的做法是在你的城市成立一个这样的联盟,但是也有人说中国人不团结,这样可不可行这个是你们需要评估的。

其实我们都知道,创业方和投资方希望达到的目标不是完全一致的,但是天使其实还是大部分一致,今天早上许朝军说,不论怎么样我们一直跟着你走,其实这不是一句情感的话,这句话的意思就是说我们会尽一切方法把利益绑在一起,因为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够团结起来,一起做事情。所以这告诉我们就是说,我们创新工场,我们非常反对所谓的对赌协议,因为对赌的时候你就把两边的利益对立起来,刚才我也听到有很多例子,对赌是成功的。这样的话利益捆绑起来的,两边都不会顾虑着说,是不是有各自心怀鬼胎,希望骗我的钱等等,大家如果利益一致的话,就不会有这样的情况出现。所以创新工场投的项目都是按照这样的原则做的。

第二个建议,很多天使因为自己是创业者、企业家出身,习惯性的做老板,对创业者管着他,告诉他什么,最糟的可能是控股,就算不控股,也把他当一个小员工来看待,但是在这种情况下,成功的概率是非常低的,无论你是什么样的孵化器和天使,最终你的创业者是要出去自己在野蛮当中成长,江湖里面打拼,他不永远靠你。我们希望看到更多的天使是必须放下身段,放下过去自己大老板的体验,更多的是放权,帮助享受这样的一个救人圆梦的过程。你说我就是要做老板,那这个天使投资可能不适合你。因为最好的创业者,他不会愿意接受这样的一个老板,这是第二点。

另外就是柳传志先生说过的话,事为先人为重,事为先就是说其实点子不是最重要,找到即将爆发成长的领域,这个是成功最好的方法,为什么别人能成功?其实并不是说这个产品有巨大的独特,当然产品非常好非常细腻,但是更重要的是他在正确的时间推出正确的产品,然后就一路带上去了。

什么我可以给你们分享一个美国的数据,有一个美国的研究,在投项目之前,所有的团队给各种打分,技术能力、IT,融资的额度合不合适,产业好不好什么什么的,还有创始人和创业团队怎么样,做了打分,然后把这些东西冻结起来,最终看哪个项目成功了,退出了或者失败了,靠这个来最后做一个评估,发现其实如果你把所有其它因素都扔掉,只看团队最好的投下去你就会得到最高的,或者接近最高的,这就是人有多么重要,并不是说其它因素不重要,但是人是最重要的,最下面你也听过很多次了,虽然讲了什么两三年,实际上回报期会比想象的更慢,你一定要想到。

再一次重复前面好几位今天提到的,其实失败率挺高的,今天有人说七成、八成、九成都有,美国的失败率是65%。失败是定义成为基本上是血本无归的,还有一些可以会本的,还有一些可以赚钱的。美国最优秀的天使其实也不见得像你想象的。在一般情况之下,他希望三分之一打掉,三分之一回本,三分之一赚。

在情况比较好的,像过去这两年当然会更高,还没有办法评估,他也告诉我们,就算像(康伟)这么牛的人,在美国泡沫破灭的时候他的失败率也高达78%,所以就算最牛的也会就冬天的来临,今年看起来像春天,但是就像一年四季会有春天也会有冬天,但是回报的时候就可以很好,大概十倍的回报是每一个天使一定要期望的,因为如果说你有十个项目,七个失败了,两个回本了,最后一个一定要给你十倍,要不然你的利息钱都没有,所以就是说在同样看到这七个失败的时候,你一定要有一个能够得到十倍回报的,但是就算这个事情发生了,你算一算这个项目,一个十倍,两个回本,其它的倒掉也是可以的,所以就是要告诉你天使还要有耐心,可能还要有一定的眼光和运气,如果说十倍不是十倍,是一百倍或者是一千倍,或者是两万倍,那你就赚发了,但是在普通的情况下,就算碰到了十倍,你也只是回本加利息而已,所以期望值要放在合理的地步。

根据机构天使,我们有一些总结,要做机构的投资者还是要专注,不要什么都孵化,什么都孵化,最后就变成了一个房地产最多加上一个法务、财务,这个价值是很少的,所以同意甘剑平的看法,如果什么都做,可能什么都做不好。投资者做了一阵天使以后,其实最多的钱还是阎焱赚了,因为后期的回报不如天使,但是一次下去就是2亿美金,回来3倍那就不得了了,天使就算10倍的回报,投个几百万,那也是小钱。但是要做天使,你就要忍住这样的奢望和欲望,因为可能你要做也做不过阎焱,而且不专注做的话,可能做不好。

另外无论做个人天使还是机构天使,一定要随时想到你是打品牌,如果有一个创业者跟你不合,然后发微博,我们也看到这些例子,对你品牌的损伤是巨大的。所以不要为了一件小事情,就说我可不可以把我们的协议撕了,我可不可以骗他,或者改变主意,或者想一想就不要他了,或者是做一些不成器的事情,偷偷把它卖掉了或者什么的,这个时候可能会给你带来短期的利益,但是你会失去一个人的信任,然后他会再告诉十个人,在微博时代,可能会告诉更多的人,最后对你的回报绝对是不值得的。有一个很有趣的小故事,跟大家分享一下,最近OM(音)产品推出五个星期之后,1.8亿美金卖给了…(某某公司),康伟也投了,然后我们问了一下康伟,因为他也是我们的投资者,就说为什么你当时做这样一个惊人的决定?一个公司不断地失败,在他需要钱的时候你还是给了他呢?他回答只有一句话,非常简单,就是对于创业者来说,只要这个创业者还坚决地认为自己能走下去,他就会支持。这就是天使应该拥有的心态。

讲得比较多,最后还有第三点:我们认为投资的项目要精挑细选,因为有的时候你觉得这个项目还可以,就随便投一投了,甚至我听到有一些,我们品牌借出去,还有很多地方天使说,创新工场来我们这儿吧,我们说不能不能,他们说品牌借我吧,我可以给你钱的,我们说开玩笑吗?这绝对不行的,如果你是这个成功的1/5,各种项目都说我是创新工场毕业的,做得很糟糕的话,这就砸了我们的品牌,所以要非常重视你的品牌,每一个投资都代表着你的品牌,要想一想,做了这个投资以后,你怕不怕有人说这个烂投资原来是他投的。

第四个就是说,其实如果你真的要做机构化的天使或者基金或者孵化器的话,其实你还是真要提供非常深度的服务,因为一个项目最大的失败的概率是在前12个月,创新工场就基于这个理念在前12个月希望提供最多最深度的产品、招聘、融资各方面的服务给他,很多人问我们说创新工场到底提供的是什么?最简单的讲法就是我们希望能够提高创业者成功的概率或者降低他失败的概率比如说他如果不来我们这失败的概率是70%,如果因为我们深度的服务让这个70%讲到30%或40%那就是巨大的价值,当然不见得每个创业者都有这个70%,或者也不见得每个天使都能降低一半,但是我希望各位能够多想想,我作为一个天使除了钱之外我多大的程度降低了一个创业者的失败率,只要是一个正面的数字,那你就可以很自豪的知道你是提供了价值而不仅仅是金钱。最后一点就是毕业生俱乐部,最近美国最牛的孵化器就出来说了一句话。大家都认为PO(音)是全美国最大的产品天才,确实是,但是他说YC最大的价值是我们的毕业生俱乐部,因为这些毕业生俱乐部扮演了几个重要的角色,他们在外面说YC的好话,加分,他们的成功就代表YC的成功,加分,他们有一些会第二次创业,或者里面的二三号人物来首次创业,他们一定会去找YC,当你需要找人的时候,这就是一个巨大的人脉,这一批人的朋友都会来让你投。刚才雷军也说了,他只投他认识的人和认识的认识的人,如果YC有毕业生,这一个毕业生认识十个人,这就是潜在的可能有十万个YC的项目,这个价值是非常非常巨大的。

徐小平:谢谢李开复演讲,明年的演讲你可以给我做一个PPT。

李开复:你投资我开一个PPT公司(笑)。

徐小平:大家有什么问题吗?

问:你好。我想提一个问题,创新工场是帮助创业者起步腾飞的一个机构,刚才您也提到了说咱们中国的天使界很需要这么一个天使联盟类型的机构来帮助这些刚开始起步,经验不足,然后可能资金实力也不是特别雄厚的天使,把这个行业做红火,您近期有没有什么打算呢?

李开复:没有,我们觉得做事情要专注,我们既然走了投资加孵化的模式我们会继续走下去,天使投资适合某一个人在某一个城市把它当事业来做,我们认为如果分心了,可能最后什么都做不好。所以我们愿意分享,然后建议,尤其在北京、上海、深圳之外的朋友们,因为自己做孵化器真的很难,如果能联盟起来

徐小平:好,下一个问题。

问:你好李老师,你出的那本书,做人做事就照着您说的做,这是一个,刚才听您讲的美国天使家孵化器,这个很好,你能不能像搞一个分部,我会加盟。

李开复:对不起,没有天使孵化器,孵化器还是孵化企业。

问:(话筒声音小)。

李开复:其实创新工场就是做的事情,我们把一些元素,因为都是朋友,跟他们学习了,再加上跟中国合适的,创新工场在北京上海就是做这回事情,别的城市可能要稍微等一下,我觉得就像创业一样,投资也按步就班,我们北京做的还OK,现在做上海,两个都做好了再去别的城市,所以以后还有合作的机会,谢谢。

徐小平:好,下一个问题。

问:开复博士您好,我注意到你的PPT里面有一点,你要关注这个项目的进度和财务,因为你做创新工场,大家也都在关注,但是今天一天听其他那些大佬同志说,我投了就忘了它,作为我们中小的天使投资我做不到忘了它,我如何在不忘了它,在适当管理中做选择呢?

李开复:好,我觉得关注财务肯定有两个理由,一个就是说会不会做假,骗了你的钱什么的,另外一个就是会不会不严谨,该做的事没做,上市碰到什么问题什么的,我主要谈的是后者,前者其实我觉得避免被骗最好的方法,就是其实刚才雷总和其他几位也讲过,不熟不投,如果说你认识这个人,或者认识一个非常信任的人他告诉你这个人值得信任,这是你第一个该做的,第二个就是在投资期间把这个骗子抓到了,真的投进去以后就算你再抓骗子就算抓到也来不及了,所以我觉得避免被骗应该是投资之前做的事情。

如果说是查财务,我们确实发现有这个现象,创新工场的项目里面,几乎没有一个好好做财务的,就是当你热爱创业的时候,财富是你最不想做的事情,所以如果你不去催着点逼着点不会做得好,我们必须这么做,因为我们是一个基金,我们的钱不是我的,一部分是我的,大部分不是我的,我们的钱是来自于投资者的,所以我必须每个季度做一个报告,所以我们可能雇一两个人,他们的工作就是一直打电话,一直到财务报告,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也发现有很多不严谨,有很多错误的假设,还有很多影响上市的流程,所以因为这个跟大家提示一下还是要做的,这个是永远痛苦的过程,因为一个很棒的产品型的创业者一定是很痛很财务的,所以你只有不断地打电话。

当然如果你是像薛总这样的很比较随性的,以后再解决的也是比较好的方法,但是我们的经验是说很棒的创业者尤其是产信型的他们很痛恨做财务。

主持人:好,下一问。

问:李老师,我们过去的政策一般来讲关注的是VC、PE多一些,可能针对天使投资这一块还是关注的少,希望从您的角度给我们一些下一步的工作建议,政府可以在天使投资这个领域中做哪些工作。

李开复:我觉得这个其实,可能在座说不定好几位都有话要说,我给几个建议。第一个就是想办法把引导基金的模式引入天使投资,而且在里面有提供很好的对GP的帮助,因为其实天使投资是很惨烈的,虽然回报率很高,但是就算拿了一千万美金,最后拿了十倍的回报,十年的时间,你再算一算,真是分不到多少钱,一个10亿美元的基金,回报我两倍、三倍,和一个回报十倍的一千万美元的天使投资,对GP的回报其实是微不足道的。所以希望政府能够帮助的话,用很少的钱做一些引导跟奖励。

这个奖励我觉得不要直接把钱给GP,让GP有机会赚到更多的钱,而不是给他钱,我觉得政府很多政策就是给你一笔钱作为什么海归,或者得了什么奖项,这个其实不好,最好就是说当你真赚了钱之后让你赚更多,这是第一个。

第二个就是注册公司的流程,现在非常繁杂,非常麻烦,很多创业者需要把自己的证件到处拿着签,所以要想怎么样能更快一些。

第三个其实今天毕业生根本不太可能到创业公司工作,创新工场是一个例外,能做一点什么可以让毕业生更理解,参与创业是一个很好的选择,不是一定要加入一个公司或者自己去创业,其实还有第三个选择就是参与。

你们其他的有没有建议?

徐小平:挺好,谢谢。(笑)建议很多,但是谢谢你能够在这里在天使投资人面前提出这个问题,相信政府会给予更多的越来越好的帮助和优惠。好,最后一个问题。

问:徐老师好,我是来自中关村生物医药园的,我们跟李总的模式非常相似,也是投资加孵化,但不同的是我们是专注于做生物医药这个行业。我其实想借这个机会,因为刚才听了杨总的讨论之后,其实就对我们来说是一个打击,我其实是希望通过这个机会,呼吁一下投资人能够关注生物医药这个行业,就是因为生物医药这个行业投资周期长、风险大,其实更需要各位的参与。我们作为专业的孵化器,希望能够跟投资人一起合作,来评估生物医药行业,我们也是专门就只是做新药,到目前为止生物医药园有临床的批件,所以借这个机会非常赞成李老师的这个模式,也借这个机会希望投资人关注生物医药行业,谢谢大家。

其实徐老师也投了生物医药园的企业。

徐小平:好,谢谢,这不算一个问题,算一个广告。

问:由实业工厂转入做金融,做投资,做天使投资有哪些风险?这些风险该怎么控制?天使投资人应该具备哪样的特征?

徐小平:这个问题我来回答,有很多风险。(鼓掌)。另外要有很好的素质。

问:我是一个屡战屡败的创业者,我刚才听到你说在北京、上海有创新工场的计划,我是来自深圳,前几年我在北京,感觉到北京的氛围,非常喜欢,我去年回到深圳。我也在努力地在深圳营造那个圈子,天使投资人,包括这些创投、PE,我感觉深圳这个地方,天使投资这个氛围好像跟北京、上海有很大的区别。

徐小平:你让曾李青情何以勘,什么问题快说。

问:我想问一下,开复老师什么时候有机会到深圳办创新工场,有没有可能在深圳尽快地办创新工场,有没有来自深圳的天使投资的企业家,是不是牵头,我也参与进来,一起来搞类似这样的一个创新工场呢?

李开复:曾总办得好,所以我们都不敢进深圳。最棒的腾讯的都被曾总找去了,所以我们只能在这边找一些合作跟投的机会,深圳整个环境还是不错的。其实稍微扩展一下这个问题,刚才在江西、广西,我真的蛮纠结怎么回答这些问题。从美国的经验看起来,是会有巨大的几个小一些的,其他的会比较艰难,在美国,并不是每个城市都成为了很好的氛围。对深圳,我觉得好消息是,可能深圳还是排前五名甚至前三名的,千万不要失望,已有的孵化器、天使来说,有曾总他们在那里。对于更小城市的,先小规模的做一做,不要期望它特别容易地起来,当然刚才薛蛮子也说过,中国的人口更多,所以也许可以比美国有更多的城市能够崛起,我们也希望是这样,但是我觉得还是会有大有小,现在看起来可能北京确实是一个,毫无疑问是成功的,中关村有核心,别的城市也有机会。

徐小平:好,谢谢开复老师。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