架构设计师的存储虚拟化体会

标签:技术前沿虚拟化架构设计

访客:14692  发表于:2012-04-20 17:19:33

我最初接触存储虚拟化是在2005年,那时已经做了几年的存储,对存储的一些技术也有了一定的了解和认识,和用户交流时也能侃侃快照,远程复制等高级技术。时间长了,不免也有些迷茫,不同厂商的存储之间有什么本质区别?中端的都是双控制器,无非是端口数量,支持RAID的种类,IOPS等不一样,而高端的都是前端和后端通道可横向扩展的架构,总而言之,各家厂商的产品都比较类似。我们给用户做技术交流的时候,慷慨激昂,自信满满,仿佛那产品是自己亲手培育,反躬自问,如果改天代理另一家存储产品又会如何?更进一步,如果是同一厂商的产品,和其他的代理商相比,我们又有何优势?难道只是华山论“贱”?

为了寻求差异化,公司开始寻找一些产品,来充实和丰富我们的解决方案。经过比较和筛选,我们选择了一家国外的存储虚拟化软件厂商的产品,暂且称之为DC吧。他们的产品可以安装在Windows的系统中,然后可以将所有系统识别到的磁盘虚拟化后,再分配给其它的主机系统,实际上就是将这台Windows服务器变成了一台存储,也就是我们如今提到的带内虚拟化。刚开始试用时,觉得的确神奇,经过简单的 DIY, 一台存储就迅速的搭建起来,不但支持iSCSI和SAN连接,而且还可以具备快照,远程复制和thin provisioning的功能。不久,我们就有了一次实战的机会。

这个项目的设计由国外的一家咨询商提供,用户只是根据详细方案和配置在国内按图索骥,采购相应的设备,然后再分别找具备能力的集成商实施。由于方案中涉及DC, 经过一番筛选,最终我们入围了。无论从哪个角度看,这个项目都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虚拟化项目,因为其中涉及到存储,主机虚拟化(VMware), 还有存储虚拟化,按我们的说法,是一个既有人,又有妖,还有人妖的项目。

起初,系统的搭建都比较顺利。紧接着,问题来了。这台我们搭建的存储虚拟化服务器的某些硬件发生了故障,与VMware的结合也发生了一些问题。由于此类案例当时在国内绝无仅有,我们无从借鉴经验,于是我们成了吃螃蟹的倒霉蛋。经过反反复复的熬夜测试和痛苦的越洋电话,最后项目终于顺利结束。时至今日,用户的系统仍然稳定的运行着,用户的IT主管也非常认可存储虚拟化和主机虚拟化是完美的组合。

对于存储虚拟化的爱的初体验就到此为止了,单从存储虚拟化的感觉而言,我觉得如果存储虚拟化本质上虽然是软件,但如果能固化成硬件盒子(appliance),我们可以省去很多的重复的安装和配置工作,也可以具有更好的掌控性。另外,自由度和控制度之间是需要平衡的,就好像主机虚拟化初衷是为了避免服务器的无序蔓延的,但由于虚拟机太容易创建,如果不加控制,结果会适得其反。同样,对于存储虚拟化的这种灵活架构,一定要有强有力的监控手段加以控制。基于类似考虑,thin provisioning的功能我们最终没有在项目中使用。

回想起来,实施阶段的不顺缘于我们对此类项目经验不足以及系统架构的过于灵活。这种软件虚拟化的架构是非常考验集成商的经验和综合能力的,国外的集成商往往不是简单的reseller, 他们更注重的是Value added。这点我从拿到他们的详细设计和方案那一刻就感觉到了。需要指出的是,这个方案中DC的产品当时是不被VMware官方支持的,真正的兼容也是最近的事了。而类似的项目那家咨询商在国外已经实施了很多。相对而言,我们确实是有些“谨小慎微”了。

这个项目对我最大的收获是对我观念的改变,从离开用户现场的那一刻,我就暗自做出了两个决定,首先,咨询和服务一定是未来的发展方向,不能满足于做一个简单的reseller。丰富自己的经验和知识储备,为未来打下基础。其次,虚拟化一定是未来的发展方向,无论是服务器虚拟化,还是主机虚拟化,在这两方面一定要投入更多的精力来学习探索。

随后的几年中,我义无反顾的投入到虚拟化的洪流之中,试用了一些存储虚拟化设备如IBM的SVC,也在项目中遇到了FalconStor NSS的竞争,同时也经常性的在InfoStor和TechTarget等网站上了解一些存储虚拟化的动态和发展趋势。对存储虚拟化也有了更多的了解和更深的认识。如阿呆丛书中所说,如果缺少十大最佳实践,任何阿呆系列都是不完整的,那么我也不妨东施效颦,拼凑成以下几条,暂且称为阿瓜的存储虚拟化十大体会吧:

1. 不要拘泥于存储虚拟化的形式

没有最好的解决方案,只有最适合的解决方案。存储虚拟化无论是基于网络还是基于存储,带内还是带外,貌异而心同,都有其适合的场景。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