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文·凯利:技术有什么需求和欲望

标签:海外连线凯利技术哲学预言

访客:30783  发表于:2012-04-20 10:26:40

        技术是一种有生命、会呼吸的机体,有着自己的需求和欲望。那么,技术要的到底是什么?

在你的心目中,技术就是人们设计和控制的一堆设备吗?再想想吧。凯文·凯利在自己的新著《技术要的是什么》中写道。在这本书中,曾任《连线》杂志共同创始人以及《环球评论》出版人、总编辑的凯文·凯利指出,技术是一种有生命、会呼吸的机体,有着自己的需求和欲望。

凯文·凯利专门为技术生态系统造了一个新词——Technium,对其历史做了追溯和梳理,并从中总结出进化的模式,用来预测未来的发展。在接受青蛙设计执行创意总监戴维·莫科斯基的访谈中,凯利从机器人说到小鸡的基因,畅谈了自己关于技术进化的观点。

记者:您在新书中指出,Technium有着自己的代理人,那么它想要的到底是什么?

凯文·凯利:它想要的与生命想要的基本一致。生命的进化史已经展示出来的那些东西同时也是技术想要达到的:日益增加的多样性、复杂性、专业化、共生、加速演化……基本上是着眼于增加每一种事物选择的机会和变化的可能性。

记者:那么说生物和生命本身也是一种技术?

凯文·凯利:我更愿意说,技术实际上是一种生命。生命系统的进化和技术系统的进化非常相似。我们对技术系统有更大的影响,但是我觉得我们已经无法百分之百地控制它了。技术系统已经实现了某种程度的自治,而且这种自治还在不断加强。它就像是一个婴儿,尽管我们还是支配它的父母,但是它能推开我们。

记者:看来,从进化的角度看,技术系统的快速、廉价、失控的本质特征已经表现出来,它已经在表达自己的目的。这就是您的书名“技术要的是什么”的含义吧?

凯文·凯利:是的。这里我想通过“要”这个字眼表达一种个人化的、有意识的感觉,就像植物系统要的是阳光。

记者:考虑到技术出自创造者——我们之手,是不是说,在理解技术要的是什么这个问题上,应该把企业使命和价值主张作为参照?

凯文·凯利:我认为更好的着眼点还是生物学和进化论这个基础,这样,我们在理解技术要的是什么这个问题上才会有长远的视角。著名的生物学家理查德·道金斯(Richard Dawkins)戴着魔术眼镜耍了个把戏,他让我们通过基因的眼睛来观察这个世界。他对小鸡的基因进行分析,发现基因是“自私”的,总是想方设法来复制自己。我则是从技术系统的视角来观察这个世界。我认为技术系统也是自私的,它在想方设法强化自己在这个世界上的有生命的存在形式。

记者:关于技术系统日益增强的特异性、复杂性以及选择等方面,您在书中给出了例证。但是,对于很多人来说,考虑到苹果公司开发iPhone手机,谷歌公司对人们从沟通到信息搜索等多种工作和生活方式的颠覆,这些都不是特异性的案例,恐怕人们会产生困惑。这些公司的案例可能与您所描述的进化过程相反,展现出一种同质性的方向。您怎么看技术系统的这种变化,这种向真正的多目的性的发展?

凯文·凯利:我认为,未来50年,未必会有这样一种局面出现:世界上每个人都携带一种统一的、多目的性的设备。实际上,我认为人们在高度进化之后,就不会携带任何设备。但是,非常重要的一点是,我们还要分清楚它究竟是一个标准,抑或仅仅是一个变异。现在,我们身体的细胞都进行相同的ATP(三磷酸腺苷)循环;它们达到一种发挥作用的状态,那就成为了一个一致的标准。我们在字母表的标准化字母中也看到同样的情况,这些标准化的字母滋生出伟大的语言创造以及丰富的词汇。我想,技术系统里也是同样的情况,某种标准化实际上在以后会推动更高水平的多样化。

记者:在您的书里,还有您的很多演讲中,似乎并未把“创新”作为一个热门词汇。而奥巴马总统在国情咨文中提到这个词超过100次,我非常好奇,在您的技术系统的理论视野里是怎么看待创新的?

凯文·凯利:好消息是,并不是非得有那么重大的创新才能够发挥威力,是一点一滴的小的增量慢慢积累,逐渐开始发挥出威力。创新是一种对差异进行处理的方式,它未必需要非常重大才可以产生深远的影响。事实上,你不想让它们太过伟大,你真正想让它们达到的是一致,有规律可循。

记者:这一点很重要。普通公众可能不会害怕技术,但是他们肯定担心技术带来的取舍(从根本上改变今日的模式)。从社会环境角度看,特别是网络技术是如何影响人们的交流的?

凯文·凯利:我认为,一个前提条件是人性是可变的。在机器人或者人工智能方面的每一次创新,都对人类的定义和人类的目的形成挑战。许多让人们能够实现即时联系的技术也是这种迫使我们重新定义自己的进程的一部分。在下一个百年中,我们会不断看到这种物种层面的身份危机,迫使我们思考这对人类究竟意味着什么。

记者:您说到一些技术是不可避免的,我这里必须向您请教:下一个此类技术是什么?

凯文·凯利:我觉得像机器人驾驶的汽车很可能是一项不可避免的技术,而且很快就会实现,至少在我的孩子的一代就会实现。届时会有一些道路只允许机器人驾驶的汽车在上面行驶。事实上,现在全世界每年死于交通事故的人数高达100万,这项技术能够挽救生命。不过,当这种无人驾驶的汽车在保护行人和更坏的后果之间做选择时,如果选择了撞向行人,人们一定会气疯了,他们会大呼“打倒机器人!”。不过,我们要仔细地考虑机器人是怎么嵌入整个汽车操控系统的,谁来控制,谁负责。

另外,我认为基因工程会制造出生殖细胞系,这也是肯定会实现的。我们如何利用这一技术实在是非常关键。

记者:针对上面这两个例子,人们会关注此类技术在文化上带来的后果。

凯文·凯利:我想后果将随着相关技术的普及而产生。例如,世界上出现几个克隆人,与出现50亿个克隆人是完全不同的情况。这与手机的发展历程类似。差不多10年之前,人们还在抱怨不能做到让每个人都拥有一台计算机,谈论数字鸿沟。那时候我说,我现在还是坚持这样的观点,不要担心这样的情况,市场会解决这个问题的。我们应该担心的是当每个人都拥有了一部手机,我们都一直在线,会产生什么问题。这是一个更为有趣的问题,因为我们之前没有这方面的任何经验,我认为这会带来真正的变革。

(本文载于《IT经理世界》杂志2011年总第323期,译自design mind杂志,薛香玲翻译)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