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关系计划”三人谈

标签:ERP安全沟通供应链管理业务变革

访客:24674  发表于:2012-04-17 11:21:10

“网络关系计划”三人谈
张西振 王甲佳 徐晓轶
 
http://blog.vsharing.com/xizhen/A1125319.html
 
http://ishare.iask.sina.com.cn/f/8168871.html
 
(阅读提示:下文是在上述两个链接问本基础上的探讨,如果读者感觉不知所云,请先阅读上述两个文档)
 
张西振:
徐晓轶老弟在《网络关系计划》笔谈贴出来之后,第一个以自己的视角进行观照,无论是第一时间的直觉反应,还是深思熟虑之后的发言,都是弥足珍贵的,尤其以第一时间的直觉反应最为珍贵,是让研究者持续思考的重要启发点。
    
王甲佳:
“来而不往非礼也”,现在是6月13日的晚上,23:15左右,从张老师编辑我之前关系计划与时间链的文字,并从榕树战略去解读,用网络关系计划去贯通的时候,我正在忙着电话找人之类的工作。这个系列出来之后,震撼不小!应该说,这是最全面也是最权威的一个阐释了。徐晓轶先生是我们的学术老朋友,沟通交流的深度是没有话说的,每每真言所至,金石为开,和谐生产方式研究与实践早已不是我们两个人的事情了,在事实上已经很多的朋友以不同的方式参与,我们从倡导者逐步变成编辑与传播者,实践自然在不同领域持续的展开。
张老师在文章末尾提到我最近的忙碌,没有及时回应。不过徐晓轶的一个强大的跟帖,让俺知音感更加强烈,直到现在才有工夫和上两阙,迟到迟到,更为迟到的,是张老师已经替我做了回应,此刻我能做的就是增补一些数据化的东西,以及在温州五年来的工作体验和部分可以理解为案例的东西,来辅助说明。智慧的张老师所写的文字,完全表达了我的思想。
 
张西振:
经过几天的沉淀,我自己感觉对其中的几个问题有了较好的回答,今天先说几条:

    1.
关于分布式集约化。晓轶说自己长期从集约化的角度思考问题,并且致力于IT技术促进集约化的进一步发展,我想这也是绝大多数研究者的思维进路。从这个思维进路来反观网络关系计划(包括和谐生产方式、榕树战略),就不但是不合理的,甚至可以说是反动的(这话是我说的,晓轶没这么说。^_^),因为这不符合集约化的进步方向,而是退回到具有农业社会自然经济倾向的分布式。张西振对这个问题的个人意见是,社会发展,具体到产业社会的发展,是遵循否定之否定规律螺旋式上升的,农业社会的以分布式为基本特征,工业社会以集约化为基本特征,而网络社会则是分布式-集约化的,这是因为网络社会的底层技术基础支持在分散的基础上集中,因此有条件捞取分布式和集约化两个方面的好处,并克服两个方面的弱点。
 
王甲佳:
首先我们来看一下这张表,这表是一年前绘制的,可以看出不同历史阶段的生产与消费的关系,生产与消费的关系是人类经济活动的基本基础,是经济的阴阳鱼。

 

 
       (人类历史上生产与消费关系演化路线图)
 
这是一个大势的分析,用动画技术的话,可以表现得更加完美。和谐生产方式为什么会诞生?全是因为这个世界变化太快了,特别体现在若干经济体的业务变化上。
   那么现在在用户的业务领域到底发生了什么变化?它们对管理软件的基础又有哪些影响?我认为在企业的业务领域已经开始发生如下的变化,这个变化的加速度以惊人的方式推进着,不出三五年,和眼下的情形相比,一定是面目全非。
1、业务的粒度。业务是基于最小粒度进行组织的,最小粒度的含义为介于工艺原则和工艺动作之间的工艺活动。活动存在于加工制造领域,客户服务领域,供应商服务领域以及内部管理支持等方面。事实上覆盖了整个系统。
2、业务的组织方式。业务按照不同类型业务逻辑进行组织,订单履行过程按照项目化的时间链条来进行;研发、客户服务等按照项目方式进行组织,强调知识积累与持续分享。
3、业务的边界。所有业务都是跨组织的,这个系统同时是一个行业(或大或小)订单与作业管理的SaaS平台,客户的需求管理、需求满足SaaS平台。业务按照自身的基于没有组织边界的规律进行受控运转。业务的边界在于价值链的长度,不在于核心组织的宽度。
4、业务的不确定性。一方面既有业务随时会发生适应性演化,如物流业务由唯一的出发点,变成多个出发点引起的变化,另外一个方面,未来业务变革以及创新而产生的新业务,现在还难以确定它的轮廓。如未来有小型设计工作室、设备维保team这样的机构进入系统,承担分工任务。需要将这些业务通过对活动的定义,活动组织方式(策略)的定义,形成业务闭环。
因为变革所需要的管理活动随需应变,如对能力供应商的评价,则为活动属性描述,活动数据采集,活动评价策略等组成。提供自定义的功能。如成本的计算策略可以设计多种数据采集模式,供财务系统调用。
5、业务的逻辑与计划。未来业务逻辑是基于最小化的活动力度,最大化的价值链价值呈现而展开的,资源的匹配主体在核心组织之外。计划的落脚点在具体承担活动的能力单元的具体时段,不在于其他类型的管理组织、车间、班组和班次。在业务订单确认后,计划需要即时产生,并同步与各能力单元。计划就是基于虚拟产品的即时关系计划。
6、业务所需物料与资产。业务事务分布部署后,物料与资产的管理为能力单元所负责,在系统中处于次级管理地位。物料通过库存策略与采购策略进行控制,资产管理通过能力管理进行。
 这些变化,已经如火如荼的进行,部分领域甚至已经完成了迭代工作。
 
伴随着业务的变化,当前以公司制为主体的企业组织形态也在发生变化,“经典意义上的公司将在五年后逐步消失,公司的价值将只是一个基于税制的财务组织,社区、社群及家庭将成为经济力量的主要组织方式,个人成为经济活动道德核心力量”,我们所熟悉的组织将具有新的特别特性。具体来说是这样几个方面:
1、组织的类别。组织分为业务组织和财务组织两种类别。它们互相交叉,为不同的工作逻辑所控制。财务组织是为了出帐而设计的法人组织,由若干个结算单位组成。业务组织有两类,一是为业务价值链而存在的各类能力单元,它们直接创造价值,二是由一个或者多个能力单元所组成的管理单元,它们为直接价值创造者服务。组织是演化的,在基于组织组分最小粒度的前提下,以“标签”方式进行归结,如之前的一个部门的一部分被重组为另外一个部门。只需要按照时间区间进行“标签”动作,启用新的策略来采集数据,并切入新的组织体系。能力供应商与客户自然成为系统的组成部分,并履行其工作,归属于不同的法人组织。
2、组织的细分。业务组织包含能力供应商、材料供应商、装备供应商、能力管单元、计划管理组织、销售团队、研发团队、服务团队、管理与业务支持团队、合作伙伴等。
3、组织的利益。组织的利益通过价值链活动来体现,参与价值链活动的各个组织分别按照交易费率获得收入。核心的法人组织往往就是平台的服务者,它的利益通过业务流量的费率获得。
 
从组织的变化趋势及未来的形态来看,分布式还是集约化,事实上已经不再是我们所关注的主要矛盾,或者说,它只是“马其诺防线”的内部矛盾。这一点非常重要,也是网络经济为什么被催生的终结原因。集约化的实体意义将被锁定在单一能力单元内部,集约化的逻辑意义将体现在价值链的韧性与投入产出比。现在及以后世界中分布式的含义也只是地理上的区别,远隔千山万水的资源被异地指令瞬间激活,或者呼应已经是一个不需要当作话题的话题了。
 
张西振:
2.关于简单复杂。与上一个问题相关的,就是IT技术擅长解决复杂问题,把信息系统的内核进行简化,IT技术就发挥不了最大潜力。这个问题几乎在张西振结交不多的技术人员中都提出来过,一个普遍的反应就是这条思路没有技术含量,不值得做。张西振在这个问题上的个人观点是,简单与复杂也要辩证的看。首先,IT技术并非真的擅长处理复杂问题,而是擅长快速处理海量数据的简单问题,而人脑才是目前已知的处理复杂问题的最高技术,但它又不擅长处理海量数据。因此,我们要发挥各自的长处,在分布式-集约化体制下,把信息系统的内核做的极端简单,把复杂问题限制在很小的能力单元内部,让人脑去应对这些数据量很小的复杂问题,这条路线是合理的。更重要的是,当我们沿着这条路线走下去的时候,会发现信息系统极其简单的内核可以把复杂而规模很小的能力单元联结成为复杂的网络关系,而对这些海量网络关系模式的记忆与快速处理,又是IT技术的长项。张西振以外行的视角观照IT,认为这很可能是IT技术的发展战略方向(这是题外话)。
 
王甲佳:
 当时间、空间、物质、信息与能量在一定程度上得到统一的节拍的时候,企业是战无不胜的。这本来也就是宇宙的初始状态,我们作为信息化工作者,只是设法让社会经济的运行更贴近世界的本源规律,设法让它“返朴归真”而已。
我们现在的研究自然还不能深入到宇宙本源的探索,那其实也不是我们的事情。但是确实是可以通过无限接近的方法挑战我们的思维极限。
高射炮是不是可以打蚊子?当然可以。那么为什么会发现高射炮能打蚊子?那是我们基于蚊子被不停放大之后对工具渴求的心理放大。蚊子,确实有比较大的,去年我们在福鼎的一个山间工厂的餐厅里面,就看见一只摊开来足够一张巴掌大的蚊子,能占这么大的地方,主要还是因为它那修长的腿。所以对于简单和复杂,没有绝对的边界,本身也不会被心理之外的因素所制导。
 
张老师曾经举过一个例子,大约是看科幻片的时候捕捉到的。说的是英雄终于在最后一刻找到犯罪分子的核弹发射控制室,大约还有三分钟指令就生效,控制系统的红灯开始闪烁,犯罪分子得意洋洋地说“现在,就是我想停也停不了了”,这事咋整?就是现成的一个高手在边上来终止程序也来不及啊。你说咋整?我们的英雄,几梭子弹将控制系统打个稀巴烂,核弹头耷拉了下来,犯罪分子瞠目结舌“你怎么这么粗鲁......”
还有两个航空笑话,一个是美国人和俄国人交流的,美国人很自豪地说,我们投资几千万美元,研发出了在失重情况下,不漏油的原子笔,俄国人说,我们用的是铅笔。还有一个美国人和中国人的故事,宇航科学家交流如何在狭小空间里面进行科学布线,美国人增加了100公斤的机柜和地板,线布得非常美观,非常方便识别,中国人增加了50公斤的医用胶布。
简单工具与复杂工具的差异并不重要,只要能够解决问题,并且有你配称的成本预算。“删繁就简三秋树”是我们的古话,解决问题首先找到便宜成本的应该是一个自然习惯。
那么为什么技术人员考虑问题一定会那么“大”呢?其实是问题叠加引起的。比如生产计划的问题,本来是一个能力平衡的问题,结果基于BOM-MRP,产生了粗能力,细能力,采购、外协、工时、设备等等能力计划,然后再加上供应链计划和APS这样的东西,还是解决不透彻。遇到问题只能就住这个基础和元素去考虑,不能越雷池一步。其实环境和要素的变化,已经产生了新的机遇(本文探讨的恰是这个)。
技术的效能就在于简单,首先在于简单,否则只会在德军通知走出战壕的时候,还在处理“马其诺防线”的内部矛盾
复杂技术或者前沿技术,以能力单元的方式存在,供有需要的时候调用。
 
 
张西振:
3.关于并行串行。表面上看这的确是网络关系计划的一个硬伤(这几天我也怀疑自己有没有想清楚),但仔细思考,这的确是已经解决了的问题。基于网络关系计划的网络联结生产系统对订单是随到随排的,而且总是一个一个去排的。这是我一贯坚持的一次砌好一块石头的方法,这是因为无论订单来的多么集中,总是有先后的,只要把时间单位进一步化小,就不存在真正的并行,而IT技术擅长这一点。这样一个订单一个订单排下去,整个网络的能力单元的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