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的出路:碎片化、松耦合?

标签:调查分析商业创新媒体新媒体

访客:18624  发表于:2012-04-16 11:40:43

Instagram被Facebook以10亿美元收购肯定令许多人赞叹不已,但是也一定会刺激部分人的神经。一家成立不到2年、只有13人的公司,价值居然可以超过有百年历史、1300名员工的《纽约时报》的市值。媒体未来的出路在哪里?

传统媒体收入因为平面广告的陡然滑落而急剧减少,有的媒体公司渴望着能够找到一剂包治百病的良药,因此收费墙变得越来越普及。媒体分析师Ken Doctor指出,媒体行业同时也尝试在不同的地方下点小的赌注,但是成功的可能性不太高。因为这个行业的传统玩家面临的一个棘手问题是:把一件事情做好就已经花去了他们数十年的时间,而现在想要这个东西的人已经没有那么多了,同时他们的DNA里面并没有实验和快速创新的基因。

原本媒体的期望是,Web和数字媒体的崛起不会对传统媒体产生大规模杀伤力,后来他们又寄望于数字广告收入能够逐步弥补传统收入的降低,但现在来看,这两个期望都落空了。

直到现在,媒体的圣杯还是替代收入。但是因平面媒体损失而陷落的大坑,想用数字收入这堆泥来填补已经不可能了,哪怕铲子挥舞得再快也不可能重建往日的辉煌。

能收一点是一点,尽快积攒数字硬币

新闻集团的CEO John Paton等人指出,零碎的数字化收入填补不了传统媒体巨额收入缺口这个问题唯一的解决之道在于尽可能快地积攒数字硬币。简而言之,就是要尽快开源节流,尽可能快尽可能多地拓展收入渠道,尽快降低成本。对此,德国媒体机构德意志新闻社的总经理Meinolf Ellers持有类似的观点:

大家都看到了,报纸和新闻机构正在失势。我们失去的市场份额越多,越是接近生命的终结,就越是要化整为零、把产品碎片化,不是一个个地,而是整体地碎片化,这样才能够填补亏空。这才是应对之道。

哈佛伯克曼互联网与社会中心的会员、《破茧而出》一书的联合作者大卫·温伯格曾经这样定义web:小块化、松耦合。其给人的启示是:web使得个体、小型团体可以拥有与著名企业一样的力量,有时候甚至更强。由于web分布的民主化,进入和发现的门槛要比以前低得多了。

过去几年,这一现象也发生在了媒体行业的身上。赫芬顿邮报、TMZ、政客新闻网等一批数字优先媒体先后崛起,一些独立的媒体来源,凭借社交工具成为了与媒体机构并肩的实体,还有像NPR的Andy Carvin,一个人靠着Twitter开创了新闻专线的模式。

除了收费墙,读者还愿意为了什么付钱?

除了化整为零以外,Doctor还建议媒体机构可以考虑“内包”—利用印刷机和分布渠道向需要那些技能的人提供服务,并提供传统新闻纸平台以外的营销服务。

但是就内容运营而言,相对于生硬的付费墙,还有一种替代方案,那就是VIP制:向会员提供新功能、打包的内容,或者与内容相关的体验。比方说直播、电子书,哪怕相同的免费内容已经在web出现,这些内容的利润一样丰厚。

不过很不幸的是,许多传统的媒体公司缺乏相应的创新文化,接受不了随机实验性质的尝试,也不愿进进行快速迭代或者原型化—也就是说缺乏一种初创企业式的文化。有的媒体公司,像纽约时报,自己组建有专案小组或者研究实验室,华盛顿邮报则尝试过Trove推荐引擎或Facebook社会化阅读器这样的东西。但这是大都是后见之明,或者属于其他项目的衍伸,而不是多头出击整体计划的一部分。敢于进行最艰难、最大胆尝试的,永远都是那些天生就是数字化的公司,要么就是已经到了濒临破产、索性死马当活马医的传统媒体。就这一点来看,整个媒体行业前景堪忧。

评论(0)

您可以在评论框内@您的好友一起参与讨论!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BAIDU_CLB_fillSlot("927898");